歡迎訪問記者觀察官方網站!
國際刊號:ISSN1004-3799 國內刊號:CN14-1155/G2 郵發代號:22-101 關 注 精 英 守 望 信 仰
電話:0351-7026018
您現在位置:免费通比牛牛 > 娛樂 > 瀏覽文章
阜陽脫貧問題調查:花錢刷白墻 扶貧手冊疑似造假
作者:李云蝶 來源:新京報 時間:2019-6-28 10:58:13 點擊數:(0)0

阜陽脫貧攻堅問題調查

因形式主義、官僚主義被全黨通報;存在“刷白墻”、拍天價宣傳片、新修公廁斷水斷電、扶貧手冊疑似造假等情況

tu 1.jpg

6月13日晚,阜陽市潁泉區行流鎮邱營村,獨居的王素清拿著一袋治療肺病的草藥。

近日,關于安徽省阜陽市在脫貧攻堅中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等突出問題的中央通報在多個省份傳達學習。

據《天津日報》《河南日報》《安徽日報》報道,近日,天津市、河南省、安徽省三地均召開省(市)委常委會或常委會擴大會議,傳達學習這一中央通報精神。其中,天津市委常委會指出,黨中央在全黨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期間,通報安徽阜陽市脫貧攻堅中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等突出問題的典型案例,具有重大警示教育意義。

作為發生地的安徽,在21日的省委常委會擴大會議上,省委書記李錦斌表示,要堅持以阜陽市脫貧攻堅中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等突出問題為鏡鑒……堅決破除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確保黨中央決策部署在安徽落地生根。

6月22日,阜陽市委召開常委會(擴大)會議,強調要深入清理查找存在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抓緊研究制定整治脫貧攻堅中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整改清單……真正做到改到底、改到位。

值得注意的是,半個月前,安徽省委決定李平同志不再擔任阜陽市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接替他職位的是安徽省現任副省長楊光榮。

tu 2.jpg

6月11日晚,阜南縣郜臺鄉桂廟村,剛修好半年多的公廁斷水斷電。

6月11日宣布該任免決定的阜陽市領導干部大會可謂規格極高。據《阜陽日報》報道,安徽省委副書記信長星,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監委主任劉惠,省委常委、組織部長丁向群,副省長楊光榮,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王瑋等領導出席會議。

6月上旬,新京報記者實地走訪阜陽市阜南縣、潁泉區,對當地扶貧情況進行深入調查,發現當地扶貧行動存在不結合農村實際、搞面子工程、損害村民利益等諸多較為嚴重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

“刷白墻”、曾計劃60萬拍脫貧宣傳

副省長楊光榮履新阜陽3天后(6月14日),阜陽召開市委常委會擴大會議,會上提到,要深刻汲取“刷白墻”、“宣傳片”等事件教訓,堅持以案示警、以案為戒、以案促改。

一位接近阜陽市委的人士陳鋒告訴新京報記者,今年年初,內部傳達了中央巡視組去年在巡視過程中,發現阜陽在扶貧過程中存在“刷白墻”搞形式主義等問題。

安徽省人民政府網顯示,2018年10月18日至11月30日,中央第十一巡視組對安徽省開展了脫貧攻堅專項巡視。

內部傳達會陳鋒也在場,他記得領導在傳達時指出,中央巡視組正要離開阜陽,上了高架橋走到阜王路高速路口(現?;創蟮?時,“能看到把人家紅門刷成白門了,像哭喪一樣”。

據安徽省人民政府網顯示,今年1月20日,巡視組向安徽反饋情況:安徽脫貧攻堅……作風建設不夠扎實,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比較突出。

隨后,今年2月,安徽省委辦公廳下發《關于阜南縣郜臺鄉“刷白墻”事件的通報》,對該鄉“刷白墻”“一白遮百丑”等問題通報批評。

據群眾反映,當地刷白墻源于2017年3月,阜陽市提出實施拆違拆舊、城鄉環境綜合整治、綠化提升、工業轉型升級、全民招商“五大專項行動”。

“五大專項行動”的指導下,阜陽市多地積極開展“刷白墻”行動,例如,太和縣政府網上發布的《原墻鎮2017年工作總結暨2018年工作計劃》中提到,原墻鎮“路兩側樹木刷灰、墻體統一刷白,統一宣傳標語,統一壁字壁畫?!?/span>

6月12日,新京報記者在阜南縣郜臺鄉一個村子看到,村中房子排列整齊,墻面被清一色地刷成了白色。走近發現,部分墻體表面的白灰層已經開裂,露出內里斑駁的磚塊。

阜南縣郜臺鄉桂廟村村民牛玉革告訴新京報記者,“村里的白墻是去年縣政府派人刷的”。

雖然沒向村民要錢,但多名村民對這種行為表示不解。一名村民表示,“本來我家窗子干干凈凈的,他們噴墻把我家窗子噴得都是白漆,上面一檢查不合格,又派來工程隊刮窗子。一年又刷又刮來了四次,這不費錢嗎?”

巡視組反饋情況后,安徽省內開展了對“刷白墻”事件的反思。據《安徽日報》報道,1月19日,安徽省委書記李錦斌在省紀委十屆四次全會上表示,省委決定,以整治“刷白墻”為突破口,利用3個月左右時間在全省開展以“嚴規矩、強監督、轉作風”為主要內容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集中整治專項行動。

另外,上述阜陽市委常委會擴大會議提到的“宣傳片”事件則是指去年11月19日,安徽省政府采購網公布一則信息——《阜陽市潁州區扶貧辦脫貧摘帽專題宣傳片采購項目單一來源方式采購的公示》。該公示顯示,安徽省阜陽市潁州區扶貧開發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預算60萬元,擬向唯一供應商——安徽白澤數字科技有限公司采購脫貧摘帽專題宣傳片。

此事很快引發爭議,多家媒體進行報道。去年11月21日,潁州區扶貧辦發布通報稱,取消該項目。

新京報記者查詢發現,2018年阜陽市人均GDP在安徽排名墊底。

當時有媒體評論稱,當地拍攝“脫貧摘帽專題宣傳片”無非是想要把這些年扶貧的成績展示一番,可無論是從常識還是現實角度看,目前還尚未脫貧的地區,真的需要“宣傳片”來展示脫貧辦法嗎?

tu 3.jpg

6月12日,阜南縣郜臺鄉桂廟村,養殖戶李大夫家的魚塘被污水污染。

新修公廁斷水斷電、污水流入村民魚塘

6月11日,桂廟村村民牛玉革把新京報記者帶到自家附近的公共衛生間。牛玉革介紹,這個廁所是去年修建的,修好沒多久自來水就壞了,村民要自己提水來沖廁所,后來電也停了,“晚上上廁所非常不方便”。

新京報記者看到,該公共衛生間新修僅半年,外面的牌子已經脫落,旁邊的英文字母“L”被貼反。衛生間內,所有隔間門均已掉落,被摞在一邊,鏡子僅靠右上角一顆釘子斜掛在墻上。

阜南政府網上發布的《阜南縣2018年脫貧攻堅工作總結》中提到,農村垃圾、污水、廁所專項整治是當地脫貧攻堅的“三大革命”,去年一年,阜南縣在這三項中投資2.6億元,其中,新建公廁301個,鋪設污水管網129.8千米。

一位當地消息人士稱,旱廁改造在當地是一個大工程,幾乎每個村子都在改造,建一個廁所要花費十幾萬。“但是廁所修完就完事了,工程質量沒人監督,很多修好不到半年就開始出問題?!?/span>

不僅如此,有些扶貧項目已經損害到當地居民的切身利益。

桂廟村村民李大夫做水產高密度養殖已12年。他持有的《水域灘涂養殖使用證》顯示,李大夫從阜南縣淮河河道管理局承包了6畝魚塘用于水產養殖。

2018年年底,作為扶貧的一項重要工作,村里要修建污水處理設備,其中一套就建在了李大夫承包的魚塘邊。

據李大夫介紹,這套污水處理設備一直處于“爛尾”狀態,污水排放管道鋪設好后,核心的凈化處理裝置卻一直沒有裝好,結果,從沒有凈化處理能力的設備中排出的污水,直接沿著管道流入李大夫家魚塘旁邊的魚苗池。

6月11日,新京報記者在現場看到,這個魚池水面上長滿綠色的苔蘚,已見不到一條活魚。一些死魚堆在旁邊。

今年3月,一場暴雨讓污水漫過隔擋,直接流進李大夫的魚塘里,“一天嗆死了兩千多斤魚?!?/span>

李大夫先后找到曹集鎮政府的蒙洼四鄉鎮污染指揮部、村干部、鄉政府,得到的回復只是“等污水處理設備修好了就不會有污染了”。

然而,直到現在,污水處理設備依然沒有動工跡象,李大夫每天能從魚塘里撈出30-50余斤死魚?!壩鬩鵲?月份養肥之后才能賣,一斤魚能賣七八塊錢,加上喂魚消耗的飼料成本,今年至少要損失幾萬元錢?!崩畬蠓蛩?。

這種現象并不罕見,在新京報記者走訪過程中,阜南縣多個魚塘的承包商反映,有污水處理設備修在自家魚塘旁邊,每天幾十斤魚死掉。新京報記者看到,在養殖戶張冠恩家魚塘邊上,成堆的死魚正在散發出惡臭。人站在池邊,需要不停驅趕飛舞在身邊的蒼蠅。

待脫貧地區“已無貧困戶名額”、拆違拆舊村民家具被埋

走訪期間,阜南縣郜臺鄉郜臺村的多名村民向新京報記者反映,自家十分貧困,但長期無法申請貧困戶,因為村里貧困戶“名額滿了”。

去年春節期間,郜臺村村民郜永生去河南商丘賣米,回來路上遭遇車禍,前半截腳掌全部被截掉,從此無法干農活,家庭收入驟減。中國殘疾人聯合會2018年5月30日頒發的殘疾人證顯示,郜永生為肢體殘疾人,等級四級。

禍不單行,去年年底,郜永生出現咯血癥狀,診斷為肺癌。安徽省腫瘤醫院(安徽省立醫院西區)2018年11月20日的出院記錄顯示,郜永生的出院診斷為“右肺癌伴縱膈、頸部淋巴結轉移”。

治療癌癥花費太大,新農合僅能報銷部分,郜永生妻子多次去村里申請“貧苦戶”,村里回復她稱,“貧困戶(名額)沒有了,都脫貧完了?!?/span>

另有多名村民反映,自己也曾向村中申請“貧困戶”,被告知已無名額。

然而,按照國家規定,貧困戶并沒有所謂“名額”一說。在地方政府留言板上,河南省一扶貧辦曾回復網友提問,稱“對貧困人口實行‘有進有出動態管理’。因此,不存在每個村有多少貧困戶名額的問題?!?甘肅省扶貧開發辦公室副主任陳崇貴也曾在今年4月回答網友提問時表示,建檔立卡戶的名額沒有限制,不漏一人,不錯退一人。

據新華網消息,2月18日,在安徽省一場脫貧攻堅動員會上,安徽省決定力爭全年實現9個國家級貧困縣摘帽等年度減貧目標任務。而阜南縣作為安徽省9個國家級貧困縣之一,在摘帽任務范圍內。

要想“摘帽”,貧困戶數量就有了要求。按照安徽省《貧困縣退出實施方案》規定,貧困縣退出主要有四大標準,其中第一條就是綜合貧困發生率降至2%以下。

為了治病,郜永生只得四處借錢,現已負債累累。“現在已經不吃治病的藥了,就只吃止疼藥?!臂郎拮酉蛐戮┍欽嚦匏?。

郜放才是郜永生的鄰居,他和妻子在正屋后面搭建了一間小房子,平時正屋留給子女住,他們老夫妻住在小房子里,小房子外,他們還搭了一間浴室。去年春節前,小房子和浴室由于屬于違建被拆除了。

2017年4月1日,阜陽市人防辦發布“五大專項行動”文件,其中第一條就是實施拆違拆舊專項行動。2018年1月,原市委書記李平在阜陽市人民政府官網發布文章《跨越趕超的阜陽新路》,其中強調,要大做“拆”字文章?!拔ㄓ諧中平蟛鵯?、大拆違、大拆舊,才能拆出一片新空間、拆出一個新天地、拆出一幅新面貌?!比ツ?月31日,《阜陽日報》發文稱,李平要求,9月底前阜陽大地上不能有一處危房。

郜放才夫妻正是被這場“拆”字行動波及。據郜放才夫妻回憶,在拆房子的前一天,鄉里的干部來村里通知要拆除違建,但當時并沒有說具體的拆除時間。正值種麥時節,農人們每天都在田里忙活,無暇準備。

沒想到,第二天,兩臺挖掘機就進村了。郜放才趕緊從田里跑回來,打算收拾東西,這時外面就有人喊,“叫人來,給他抬過去!”東西還沒收拾完,郜放才就被幾個人抬到了屋外。

郜放才告訴新京報記者,挖掘機“把我的大桌子、柜子、床全都搗得稀巴爛,就在屋后挖了個坑埋了,連被子都埋在底下了?!?/span>

同時被拆房屋的還有一位80多歲的獨居老婦,她對新京報記者說,“我自己一個人在家,東西也拿不動,全埋在那底下了?!?/span>

tu 4.jpg

6月12日,阜南縣郜臺鄉郜臺村,村中房屋外墻被刷成一水兒的白色。A14-A15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李云蝶

扶貧手冊涉嫌造假、養老金疑被村干部索回

5月15日,安徽省人民政府印發《關于2018年貧困縣退出意見的批復》,同意全省18個縣(市、區)退出貧困縣序列,其中包括阜陽市潁上縣、潁泉區、潁州區、太和縣、界首市5個縣市區。

6月13日,新京報記者走訪潁泉區行流鎮邱營村,遠遠看過去,這里像一片別墅區,村子外圍很多三四層小樓,屋頂上鋪著彩色瓦片,顯得十分氣派。但走進村內,在這些小樓的背后,隱藏著不少矮小的灰色水泥房。

83歲的王素清一人獨居,患有肺氣腫,經常喘不過氣。她的兩個兒子住在同村,但據她說兒子很少履行贍養義務;她還有三個女兒,都身患疾病自顧不暇。2016年起,王素清被潁泉區扶貧辦列為一般貧困戶。

新京報記者在王素清家中看到兩本“扶貧手冊”,上面記載了每月幫扶責任人到家中扶貧的“時間”和“成效”。

據一名邱營村村干部介紹,包括村干部在內的幫扶責任人每人幫扶五戶貧困戶,每個月都要去貧困戶家里走訪,詢問家中情況,填寫扶貧手冊。

新京報記者將扶貧手冊上的內容與王素清老人一一核實,發現諸多記載存在爭議。

例如,在今年的成效內容中記載,對于1月份“子女過年給600”,王素清稱“老大給100元,老三給100元,老四給200元,一共給了400元”;對于2月份“親戚來看望給900元禮金”,老人表示“沒印象”;5月份“子女給400”,王素清稱“只給了100元”。

然而,在每項“幫扶成效”后面,均有王素清的簽字和手印。王素清說,她不識字,每次均由幫扶責任人代簽,“手印也是讓我按就按了”。新京報記者看到,每處簽名后面都標了“代”字。

新京報記者在走訪中發現,在潁泉區行流鎮邱營村,有王素清類似遭遇的貧困戶并非個例。新京報記者與多戶不識字老人核對“幫扶成效”時,均有老人表示所載內容與實際不符。

6月26日,邱營村一名村干部李永剛對此事予以否認,李永剛表示,“他們說啥我們記啥,會簽字的簽字,不會簽字的就按個手印。他們不說的事兒你哪敢記呢?”

李永剛稱,“農村人都好哭窮,一進門兒都說我沒錢,但是你算算,一個人一年養老金就有1000多元?!斃戮┍欽吡私獾?,在邱營村,老人養老金為每月110元,一年共計1320元。

王素清說,今年春節前后,有消息說上級要到村里視察扶貧工作,村干部來到她家,“他們讓我說過年女兒給了我2000,兒子給了3000,生活條件很好,但他們根本沒給過我那些錢?!?/span>

另一戶村民也告訴新京報記者,村干部曾交代,如果有上級來檢查,讓他說“每年家里能剩兩萬塊錢”。

不僅如此,多名村民反映,曾被村干部拿走養老金。

王素清說,去年10月的一天,包括她在內的三個老人被村干部帶領,去行流鎮領取養老金。

王素清取到了1300多元,然而,據王素清描述,當天夜晚,村干部王某彬來到她家,要求王素清把錢重新交還,稱“你不合格,你不應該要這個錢”。

由于取錢當天王素清已經花費700余元買藥,最終,王某彬只拿走了600元錢。多名村民向新京報記者證明,當天一同去的共三戶老人,均有養老金被村干部拿走。

6月26日,新京報記者致電王素清扶貧手冊上的兩位幫扶責任人,其中一位就是王某彬,但電話始終無法接通。另一位幫扶責任人稱自己“幫扶對象沒有邱營村的人”,至于為何會出現在王素清的扶貧手冊上,此人表示不清楚。對于王素清和王某彬,她均表示,“沒聽過,不認識”。

李永剛則稱王某彬“是上一屆的,已經不干了,有沒有這個事兒不敢確定?!?/span>

(陳鋒、郜永生、牛玉革、王素清、郜放才、李永剛為化名)

【責任編輯:董春平

關鍵字:安徽省 阜陽市

網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