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記者觀察官方網站!
國際刊號:ISSN1004-3799 國內刊號:CN14-1155/G2 郵發代號:22-101 關 注 精 英 守 望 信 仰
電話:0351-7026018
您現在位置:免费通比牛牛 > 文化 > 瀏覽文章
呂梁文學季各獎項揭曉:莫言、梁曉聲、王笛、于堅等獲獎
作者:高丹 來源:澎湃新聞 時間:2019-5-16 15:34:49 點擊數:(0)0

5月15日,首屆呂梁文學季舉行榮譽典禮,6項年度榮譽現場揭曉?!奧懶何難Ы薄狽矯?,莫言憑借他2018年度創作的諸多優秀作品獲得年度作家榮譽,作家梁曉聲潛心數十年的新作《人世間》奪得年度小說榮譽,年度非虛構類作品由歷史學家、澳門大學教授王笛憑《袍哥》獲得。年度詩歌獎由知名詩人于堅的《大象十章》(組詩)奪得,山西著名作家張平則憑借新書《重新生活》榮獲年度山西作家獎。此外,聚焦農村題材作品的“馬烽文學獎”由陜西作家侯波的《胡不歸》摘得。

當日,三場呂梁文學季重磅學術活動密集展開,除了“呂梁文學獎”與“馬烽文學獎”榮譽得主莫言、梁曉聲、王笛、于堅與侯波于榮譽典禮現場進行“獲獎者對話”之外,呂梁文學季創始人賈樟柯走入呂梁學院暢談“穿越鄉村的時間”,知名批評家、散文家李敬澤則帶來了首屆呂梁文學季最后一場大家演講“自呂梁而下”。

圖1.jpg

賈樟柯(左)、莫言(右)

5月15日,首屆呂梁文學季榮譽典禮在賈樟柯藝術中心舉辦,除了眾位獲獎者之外,李敬澤、蘇童、陳曉明、王堯、張清華等文學界嘉賓出席。

2018年度,莫言持續產出了諸多優秀作品,從小說《等待摩西》、戲曲《檀香刑》到詩歌《高速公路上的外星人》的多文體實驗,被評委會評價為“承接了一條百年新文學的生命譜系”?!叭慫瞪轎骱梅綣?,地肥水美賈家莊,朋友來了喝美酒,喝完美酒寫文章?!蹦砸簧咸?,即用四句順口溜盛贊了賈家莊:“賈家莊的歷史就是中國農村歷史的縮影,和我想象中的新農村很一致,相信賈家莊以后不僅是汾陽、呂梁、山西的,而是中國的、地球的賈家莊?!?/span>

圖2.jpg

莫言

梁曉聲潛心數十年的新作《人世間》奪得呂梁文學季·年度小說榮譽,《人世間》被評價為“開啟了真正意義上的‘年代敘事’”。梁曉聲在領獎時稱,呂梁文學季是自己參加過的“最特別、最不尋常的文學活動,很鄉村、很工業,很文學、很文化,也很現代?!薄吧轎魑依吹煤萇?,沒想到我70歲時一部寫得很辛苦的作品居然在山西得獎?!繃合?,“我們這一代作家還是文學青年時,誰沒受到過山藥蛋派的影響?我們經常討論山藥蛋派跟土地和鄉村的關系。我缺少鄉村經驗,但是這個地方十分吸引我,我希望常來?!彼詈蠼ㄒ椋骸澳懿荒茉謚泄掣齙胤驕侔烊宋牡纈暗難刑只??也許這個地方(賈家莊)是最適合的,我希望以后能以電影觀眾的身份來參加?!?/span>

圖3.jpg

梁曉聲

呂梁文學獎·年度非虛構類作品榮譽由澳門大學教授王笛摘得,他的獲獎作品為《袍哥》,在授獎詞中,《袍哥》被稱作“是考察歷史與敘事、文學與史學關系的絕佳例子,是當代史學致敬本土史傳傳統的一次成功嘗試,同時為非虛構寫作提供了方法論啟示?!蓖醯延諶儆淅襝殖”硎荊骸拔易魑費Ъ?,深知寫作文學與歷史有區別,中國向來文史不分家,但是歷史的寫作越來越趨向科學化,現在我的嘗試是要把歷史的寫作回歸人文……我是為下層人寫歷史,為一般民眾寫歷史,才是真正的歷史?!?/span>

圖4.jpg

王笛

呂梁文學獎·年度詩歌由知名詩人于堅的《大象十章》(組詩)奪得,《大象十章》被評委會評價為“將‘大象’這一徐緩而穩重的、大噸位的、漸次消失的物種語言和鏡像,放置于當代生活的物象與心象的對看與反詰之間,驅使那些在消費時代無以拼湊、無以完成華麗而快速轉身的總體性事物,轉化為大開大合、大塊文章、云卷云舒的辭章氣象?!庇詡岫月懶何難Ъ頸硎玖爍行?,“這個獎突出了‘鄉村’這個詞,我非??粗卣飧黿?,呂梁文學獎是在東方發生的、深刻的、有益于文學書寫的事件?!?/span>

圖5.jpg

于堅

山西著名作家張平則憑借新書《重新生活》榮獲“呂梁文學獎·年度山西作家”,這是自《抉擇》《國家干部》之后,作家張平推出的又一部現實主義力作,被評價為“為腐敗問題開出了文明診斷書,為時代留下深具價值的文化心理檔案?!?/span>

聚焦農村題材作品的馬烽文學獎則由陜西作家侯波的《胡不歸》摘得。授獎詞評價,侯波源自現實的鄉土書寫“使得作品具有穿越現當代史的歷史深度”。侯波現場感慨,曾在賈家莊進行創作的作家馬烽作品《呂梁英雄傳》是自己的文學啟蒙,他用自己贏得的榮譽“向馬烽致敬”。

圖6.jpg

侯波

榮譽典禮上,呂梁文學季文學總監歐陽江河感慨:“在這樣一個露天場地持續七天的文學盛宴就要閉幕了,我有點傷感,但是我們會一直舉辦下去。來年,文學家們還會從各種書齋中的照片里走出來,現身賈家莊,和新老朋友們,和村民,和全國趕來的讀者們交流?!?/span>

作為呂梁文學季顧問團代表,蘇童在上臺致辭時稱贊,“這(呂梁文學季)是一場特別值得永遠懷念和回憶的文學盛宴。總有人說現在的文學獎太多了,其實好的文學獎不多。怎么看待文學獎?這是一個問題,文學獎本身就是一次創作。隨著時間的流逝,細節越來越豐潤,結構越來越開闊,會形成某一種文學品格。我特別期待,我們能跟呂梁人民一起打造一個好的作品,就叫‘呂梁文學獎’?!?/span>

評委會主席李敬澤現場分享道:“據說呂梁在古漢語里的意思是‘脊梁’的意思,呂梁文學獎就是出自堅韌敏感的脊梁,出自黃河和太行之間。從鄉村出發,也從鄉村走向世界、從鄉村走向未來。所以它必定是與時代同行的,立志攀登文學高峰的?!?/span>

大家對話:回歸文學與寫作

榮譽典禮后,首屆呂梁文學季最后一場學術對話活動隨之展開。這是一場由呂梁文學獎和馬烽文學獎得主參與的開放性對話,由呂梁文學季文學總監歐陽江河主持,集中探討文學寫作本身。

剛剛獲得年度作家榮譽的莫言表示,自己在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后沉寂了一段時間,從2017年開始,才陸續發表一些短篇小說、散文、劇本、詩歌。他調侃,“我為了看懂詩來學寫詩,學寫詩,首先要變成詩人,哪怕是不入流的詩人?!碧岬較非?,他表示自己非常喜歡地方戲曲,14日晚文學季上演的晉劇《打金枝》,自己看得津津有味:“戲曲是百姓開放的課堂,演員是百姓化了妝的老師,戲劇依然具有強大生命力?!弊詈?,莫言表示,“要以呂梁為起點,繼續寫出讓大家滿意的作品?!?/span>

圖7.jpg

山西省晉劇團演出

“呂梁文學獎·年度小說”榮譽得主梁曉聲分享了自己一直以來關于文學創作的思考:“我最初開始寫作的時候,只不過寫自己經歷的生活,帶有傾訴性。五十歲后開始想,到底為什么我們需要文學?最終極的目的,是我們要生活得更好一些?!彼銜骸拔難Р壞慈嗽諳質瞪鈧惺竊躚?,而且要寫人在現實里應該是怎樣的。第二點我們思考不足,寫《人世間》,我要表達的就是,無論時代命運遭遇是怎樣的,都不能改變人想過成自己想要的樣子的那種初心?!?/span>

年度詩歌榮譽得主于堅講述了自己創作《大象十章》的心路歷程,“說到底,我認為寫作就是通過語言對生命的一種解放。寫作首先是自己的,是自己語言對生命的解放。一個作家要敢于拋棄他的讀者?!洞笙笫隆肺倚戳巳?,我告訴你我曾經這樣生活,你喜不喜歡是讀者方面的事情,寫作不是簡單對現實的重復?!?/span>

年度非虛構作品榮譽得主王笛則繼續談論歷史與寫作的關系:“歷史寫作要求每一句話都要有依據,寫下層民眾很困難,我利用檔案和官方文獻,用文學式的描寫手法來寫歷史,描寫大的背景下個人命運如何與國家命運聯系在一起,也是探討個人命運和大歷史的關注?!?/span>

李敬澤、賈樟柯演講談閱讀與寫作

15日上午,呂梁文學季創始人、導演賈樟柯進入呂梁學院,進行主題為“穿越鄉村的時間”的校園日活動,與師生分享自己關于鄉村時間的思考,這是賈樟柯在文學季期間唯一一場演講活動。

賈樟柯首先與呂梁學院學生談到了自己在汾陽生活成長的經歷,從前汾陽城外的生活對他來說就是遠方,行走在路上看到不同的風景時“詩意就在陌生化中產生了”。他還分享了自己年輕時創辦詩社的經歷,“人會認為自己所理解的、所看到的這個世界就是全部,而讀詩的意義就在于可以提供一個不固定的、寬闊的視野?!?/span>

談到藝術文學對人的作用時,賈樟柯說:“閱讀可以影響農村孩子的命運,可以提升他們的生活質量,可以改變人的生存處境,可以引發閱讀者對人生的反思,同樣可以培養人多角度觀察事物的能力?!?/span>

所謂穿越鄉村的時間,賈樟柯回憶了自己自年少時穿越鄉村“自汾陽而上,自呂梁而去”的時光,分享了自己閱讀、寫詩、創作、求學的諸般經歷,最后提出對青年人的建議:“腳下踩著泥土,筆下才能妙筆生花”。

下午,作家李敬澤帶來了“自呂梁而下”的大家演講,這也是首屆呂梁文學季最后一場大家演講。李敬澤祖籍山西,生在天津,長在河北,16歲就去了北京一直至今,他稱自己是個“沒有故鄉、沒有明確地域認同的人”?!八暈醫裉旌懿蛔孕?,覺得自己沒有資格討論鄉村?!崩罹叢笏?,“但是話說回來,不一定是在鄉村生活過才能討論鄉村,因為中國是5000年農耕文明的國家,我們的文明文化文學都深刻打上了農耕文明和鄉村經驗的烙印,從這個意義上說,所有中國人的文化背景文化記憶都有鄉村的底。鄉村伴隨著我們,是精神的一部分。所以也不妨坐在這里談談鄉村,鄉村同樣是我在心靈上的出發之地?!崩罹叢蠡固乇鹛傅攪?4日晚觀看的晉劇《打金枝》,并由此引申出對女性主義、對時代變遷的思考。

李敬澤進一步分析了現代化中鄉村和社會的變化,在他看來,“現代化帶來一個重要變化,是大批年輕人離開了鄉村,人在離開他的鄉土,走向更廣大的世界,鄉村被留在了身后。鄉村是不是衰落了?如果衰落了,主要原因是青年主體的出走和不在場,我們都認為中國鄉村是擺在面前的一個問題,我一個搞文學的人沒有藥方,但是來到呂梁,從《打金枝》到馬烽、到賈樟柯這樣一個脈絡里,我一個文學人的直覺是——這里的關鍵可能在于青年?!?/span>

【責任編輯:董春平

關鍵字:呂梁文學季 莫言 梁曉聲 王笛 于堅

網友評論